“可乐之战”里的亚裔女掌门:百事CEO袒露“完整人生”智慧

2021-10-21 16:23来源: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“可乐之战”里的亚裔女掌门:百事CEO袒露“完整人生”智慧 来源:澎湃新闻·澎湃号·湃客

“可乐之战”里的亚裔女掌门:百事CEO袒露“完整人生”智慧 原创 林湃 iWeekly周末画报

英德拉·努伊是百事集团首名亚裔女总裁,曾被《财富》杂志评为“全球最有权力女性”之一。今年秋天,努伊出版回忆录《我的完整人生:工作、家庭与我们的未来》(My Life in Full: Work, Family, and Our Future),首次回顾自己从印度清奈到耶鲁大学,再到商界巅峰的人生故事。离开百事后,努伊加入亚马逊董事会,也组织公益活动,希望鼓励更多女性在大型企业中任职。“2018年我作为CEO退休时,《财富》500强公司中有41名女CEO。你可以说这是很大的突破,(我在百事工作)25年来,女性CEO的人数从0变成41,你也可以说,女总裁比例从0变成8.5%。”

“这是进步吗?是,也不是。”努伊说。

“请把头衔留在车库里”

努伊至今还记得她被任命为百事集团CEO的那一天。那是2006年12月,欣喜若狂的她带着升职的消息回家,准备与家人分享喜讯,进门听到的却是母亲的教诲:“你以后可能会是百事集团或者其他什么公司的总裁,但回到家,你是妻子,是母亲,是女儿,没有人能取代你在家里的位置,请把你的头衔留在车库里。”在开口报告升职喜讯之前,她先听到的是母亲的提问:“你能出去买点牛奶回来吗?”

“我的母亲是印度社会变革的产物。”努伊形容,母亲“一条腿踩着刹车,一条腿踩着油门”:“踩着油门的脚说‘我想让我的孩子拥有我没有的东西,过我曾经希望过的生活’。踩着刹车的脚认为自己毕竟生活在印度社会,女儿必须在18岁结婚。幸好她知道生活中不断变换油门与刹车。”

1955年,努伊出生在印度马德拉斯。那时的印度独立建国不久。“被占领350年后,印度成了一个新兴国家,人们试图弄清它作为一个国家在世界的位置,也试图想明白妇女可以在社会中发挥什么作用。”努伊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的活动上回忆。她成长于一个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,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。努伊的祖父是退休法官,用毕生积蓄建造了一栋别墅供全家人居住。

在努伊的记忆中,童年是院子里的秋千、狄更斯小说与《牛津英语词典》。祖父热爱交际,每天都与不请自来的朋友在客厅里讨论国际时事。他常随手拿起狄更斯的小说,翻到某一页,指着一个单词询问努伊和其他孙辈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如果孩子们说不知道,祖父会要求他们查字典,再用单词造句来证明自己明白了单词的意思。

▲努伊任百事公司CEO时收购品牌,扩充公司产品线。

“我的家庭给了我巨大的优势。”努伊承认。“我的父亲与祖父支持家里的女孩接受教育,支持我们上大学。”她常和十几个堂兄弟姐妹创作自己的剧本,再绕着花园里的秋千表演。长辈们聚在一起观看,给出自己的意见。“我的童年不是一个充满‘干得漂亮’的世界。我听到的更多是‘那很一般’或者‘这是你最好的作品吗?’我的家里都是诚实而不是虚伪的鼓励。”每天晚餐时,努伊的母亲会要求她和姐姐写一篇演讲词,想象如果自己是某个国家的领导人,希望解决什么问题。姐妹轮流演讲之后,母亲再决定要把自己的“选票”投给谁。

“母亲没有工作,也没有上过大学,但她给了我们足够的信心,让我们成为自己梦想的那种人。”努伊说。1978年,她从印度马德拉斯大学毕业后被耶鲁大学商学院录取。全家长辈在家开会投票,最终同意努伊独自到美国求学。在离家一万多公里的陌生国度开始新生活,她是班上为数不多的女学生,加上印度裔背景,努伊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冷漠与不适,她不知道该去哪里买吃的,也不会用超市的自动收银机。她最后在杂货店买了面包、西红柿与土豆,“哭着吃完来美国的第一餐”。幸好曾经受到的教育帮助她很快适应了美国的生活。

从耶鲁毕业后,努伊先后在波士顿咨询公司与摩托罗拉工作,1994年加入百事集团。这时的百事还是一间“15个公司高管中有15个白人男性”的“传统美国企业”。因为有商业咨询经验而且“非常实干”,她带队将300多页的商业分析方案简化成6张图表与海报,获得赏识。

但同时照顾家庭与事业依然是“不可能的任务”,努伊与丈夫拉吉育有两个女儿。在努伊工作时,拉吉承担了家务与照顾孩子的责任。因为工作太忙碌,她曾收到女儿写的信:“亲爱的妈妈,求你,求你,求你,求你,求你早点回家。我很爱你。如果你能早点回家,我会更爱你。”她今天还保留着这封信。

▲2007年,努伊在迈阿密参加领导人活动。

“我不认为‘平衡工作与生活’是一种选择,这是耍杂技。”努伊说。“每个人的生活都需要权衡。作为母亲和管理层,我怎样才能在所有事情上做得更好?这都是痛苦的、让人情绪复杂的权衡。我当然体验过痛苦与失去。”

“社会评价女性事业是否成功的标准与男性不同。不管我们做什么,女人总被认为不够优秀。要么太吵,要么太软弱,要么太情绪化,或者不够负责任。女性不会只是一个主管,一个经理,我们总会被社会贴上一些标签。”

更少糖,更多利润

“1994年你加入百事公司时,公司高层中没有女性。你认为这样的传统文化是否伤害了公司利益?”商业记者大卫·伊格纳茨曾这样追问努伊。

“不,我不认为这伤害了公司利益。”努伊回答。“这是1994年,那个时代的理想状态依然是白人男性在外工作,他们的妻子负责照顾家庭。恰恰相反,正是因为他们招募了我,才让我明白百事非常注重公司多样性。”努伊回忆:“我不会把百事称为陈腐的公司,如果我们不是年轻、进步、热情的,今天我不会站在这里。”努伊在百事的业绩极为优秀。她领导百事集团拆分了必胜客等餐饮业务,收购新品牌。她任期内,集团收入提高了80%。

▲2015年,努伊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出席活动。

努伊也从不避讳百事与可口可乐的市场争夺。她在回忆录中写道,百事公司几乎有一种“可口可乐情节”,公司非常关注可口可乐的商业变化。

“我们两家公司的竞争很激烈,但骨子里我们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。可口的产品都是饮料,我们除了饮料还有别的。更有趣的是,我们把自己看作一个引领潮流的公司,而我认为对手是一家永恒的公司。百事可乐关注于下一代、新一代、未来,他们则关注保持传统、保持原来的样子。这是两家同样伟大的公司,但我们的竞争方式完全不同。”更重要的是,努伊称两家饮料巨头必须为对方而存在。“竞争让我们都变得更好。如果没有他们,我们会想象出一个竞争对手,这样才能保证公司做得更好。”

为了保持前瞻性,努伊对百事的产品线做了大幅调整。她曾说自己对“做糖、脂肪与盐的生意”感到很不舒服,百事因此收购了果汁、燕麦与运动饮料品牌。

在《我的完整人生》中,努伊回忆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曾建议百事可乐在产品中减少一半糖分。为了保证饮料口感,努伊拒绝了这个提议,转而收购发展新的健康饮料品牌。“我很清楚消费者正在转向更健康的产品,低卡路里、有营养的代替产品。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。”努伊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的采访中说。

商业咨询师出身的她相信数据,这也帮助她打开公司的新路线。根据百事的分析,早上10点之前人们很少消费百事公司的产品,因此她选择收购燕麦品牌,打开早餐市场。“大公司是为了传承建立,我们必须不断重塑自己,如果不这样做,我们会随着时间推移,逐步死亡。重塑自己、面向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关注大趋势。我们做了研究,数据很清晰——消费者更关注健康了。”努伊回忆。

“工作时,我首先是经济学家,然后才是女性主义者。”

她也不否认,自己任职CEO期间曾有误判。2017年,百事可乐的一支广告引发社交媒体批评。视频中,白人模特肯德尔·詹娜在与警察对峙的示威现场为大家送可乐,广告被批评是在淡化黑人平权运动。努伊承认,公司内部审核广告时没有一个人觉得它有问题。批评声发酵后,她立刻选择撤回广告,“我们的本意并不是伤害任何人”。

但总体上说,“我对自己在百事的工作感到很自豪。我没有遗憾,也不后悔选择退休”,努伊说。

“我做了12年的首席执行官。在前6年,我设法带领公司度过金融危机,创建一个更加国际化的百事公司,我们关心美国市场,更关心国际市场。后6年,我们在想办法扩大核心业务。每个CEO都会经历某种危机,我经历过金融与供应链危机,我的继任者正在处理新冠疫情带来的问题。一个好的CEO应该是知道如何挺过困难,不断思考如何在危机中创造更大价值——着眼于长远——而不仅仅是关心本季度该如何。”

内容来自《周末画报》

撰文:林湃

原标题:《“可乐之战”里的亚裔女掌门:百事CEO袒露“完整人生”智慧》

分享到: